“李坤的脾气变了 71岁厅官开党籍 又一金毛托运惨死

17个郑州汉子大多家境殷实 却在一家小店刷碗打杂 17个郑州汉子大多家境殷实 却在一家小店刷碗打杂   ?在郑州市丰产路和经七路交叉口附近,有一家新开不久的小饭馆,主营豆腐菜和肉夹馍。小店门脸不大,卖的东西也很平常,路过这儿谁也不会注意它。不过,这家店很特别。店里从大厨到打杂的,是17个互相称为兄弟的大老爷们。   ?他们大多家境殷实,却因为一个人,让这帮男人刷碗打杂,还带着自己媳妇一起来帮忙。甚至,他们给自己定下了“特价”的菜单,吃一碗豆腐菜2000元。   ?这里的故事,只有这17个男人知道。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 刘羽 文 李新华 图   术后失聪 兄弟们要陪他干点事儿   这家叫“李记豆腐菜”的小店,满打满算还不到50平方米,除去厨房大概还有20平方米,摆满桌椅顶多能坐十来个客人。从10月18日开业到现在,每天中午饭店都得排队,生意还算不错。   小店是唐勇刚、王建恩、赵峥、李坤“合资”开的。唐勇刚负责买菜,王建恩掌勺,赵峥给大厨打下手,李坤打杂。   李坤和赵峥、唐勇刚、王建恩、王圣选他们十几个人,打小儿就认识,算下来,少说也有30年了。李坤的这帮“兄弟”也各自有着自己的营生,或是做生意,或是在事业单位上班,小日子过得都很不错,吃穿不愁。   “俺几个兄弟合伙开个店,没别的。”说这话的,是穿着黑色工装的赵峥,开这个小店就是他最先提议的。为啥要开个小店?这事儿还得从2014年说起。   2014年,李坤还做着他的服装生意,在濮阳、平顶山还有好几个店铺。那一年,李坤去医院做了个检查之后,兄弟们开始觉得他变得有点不太正常。   “李坤的脾气变了,我们就开始问他咋回事。后来才知道,那次检查发现他脑子里长了个瘤。”赵峥说,知道这事儿后,兄弟们劝李坤按照医生建议,做手术。   2014年夏天,李坤在上海做了开颅手术。手术之后,李坤的右耳失聪,后来左耳也出现间接性耳聋,之后一个多月,他的左耳也丧失了听力。2015年初,李坤去医院复查,医生怀疑他脑子里还有个瘤。   生病的那段时间,李坤的服装生意受到很大影响。2015年3月,他关了自己的服装店。兄弟们担心李坤,就常常约起来聚会,扎帐篷、钓鱼、烧烤,就是陪着他解闷。今年国庆节期间的一次小聚上,赵峥向兄弟们提议:“开个小店吧,咱兄弟们一起做个事儿,也给李坤找个事儿干干。”就这样,小店开了起来。   小店大厨 使馆“掌勺”的辞职来帮忙   开饭店,无论大小,得先有个厨师。赵峥想到了他们的好兄弟王建恩。王建恩比赵峥、李坤他们略大,所以他们都喊他“老哥”。王建恩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厨,之前在匈牙利、巴基斯坦、塞尔维亚的大使馆当厨师。2015年回到郑州,在郑州一家星级酒店接着做大厨。   决定开店以后,赵峥给王建恩打了一个电话,把为啥打算开店,跟谁一起开店的事儿简单说了下。然后就问王建恩:“你看,你咋弄,要么出来帮帮忙?”赵峥说,当时王建恩二话没说,就回:“中!”当天下午,王建恩就去酒店要辞职。   “当时酒店经理以为我对薪酬这块儿不满意,还说可以商量。”王建恩说,酒店不愿意放他走,但是他要是在酒店干着,就不可能有时间来小店帮忙,所以只能辞职。“手续下不了,就先请假。我知道坤儿的事儿,二三十年的兄弟了,啥都没想就先答应了。”王建恩说,辞职这事儿,他是当晚回家才跟自己媳妇说的,“媳妇跟我说,你就去吧,都是兄弟呢!”   小店请来了“大厨”,李坤和赵峥几个人底气也足了,他们盘算着店就卖做着简单、吃着好吃的小吃。“吃过一次豆腐菜,然后就开始自己做。”王建恩说,他干了20多年厨师,什么菜一吃一尝,自己再做就没啥问题。   “头一次做好之后,我自己和兄弟们一起试吃。尝过之后,大家都觉得不错。”王建恩说,如今开业二十来天,回头客也是越来越多。“小店赚钱了就大家分分,不赚了就权当找个事儿干。要是赚了一块钱,俺就分四份,一个人两毛五。”赵峥说。   打杂洗碗 兄弟们带着媳妇来“兼职”   小店每天营业12个小时,上午9点开门到晚上9点。之所以说它特别,是因为这儿没有固定的服务生,不过,小店有13个“兼职”的男洗碗工。还有十来个“随机”到店里帮忙的女工,她们是这17个好兄弟的妻子。   店里专门多做了几套工装,谁来帮忙谁就穿上。赵峥家离小店最近,赵峥的媳妇就负责工装的清洗。   来这里吃饭的几个小姑娘曾经问过:“这里咋全是老爷们?”赵峥他们只回答:“就是几个兄弟开的店,没啥。”   王圣选是常来店里的“兼职”洗碗工之一。他说,自己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来小店,“一到这儿就很开心,觉得很放松”,愿意来这儿当“店小二”。   王圣选说,闲下来的时候,兄弟几个在店门口支张小桌,一起喷喷空,吹吹牛,喝喝茶。“感觉很好。晚上9点,还有兄弟专门开着车来,打电话给他们说‘别关门啊’。”王圣选说,他们来了先刷碗,再打扫卫生。把店里的杂事弄完,兄弟几个再聊聊天,差不多到了十一二点各回各家。   “平时嫂子、弟妹们也来,都是中午骑个车就来了,到了打个招呼,开始打扫、刷碗。走的时候再打个招呼。”王圣选说,在小店遇见哪个兄弟、哪个嫂子或者弟妹,他们都不觉得奇怪,反而觉得就该是这样,谁有空谁就来,也没人给谁安排活儿,看见啥就干啥,很默契。   一个愿望 愿小店就这么开下去   “开小店,是李坤和赵峥、唐勇刚、王建恩他们四个攒的事儿,我们都是到开业当天才知道的。”王圣选说,他们17个兄弟有个微信群,开业当天,李坤、赵峥在微信群发了他们几个穿着工装刷碗的照片。   那天,李坤他们的微信群炸了窝。“有兄弟埋怨俺们这事儿咋不提前说,还有兄弟在群里喊都来吃豆腐菜呀!”赵峥说,开业当天 ,兄弟们都来了,打烊之后,大家还在小店外喝酒,“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第一次在店里吃完豆腐菜,王圣选还特意发了个朋友圈,“就这一碗豆腐菜,吃出了一种兄弟情。”配图就是吃完的一个空碗。王圣选还说,他们几个“兼职工”还给自己定了“特价”豆腐菜,来这儿吃一碗豆腐菜有人是800块,有人是2000块。   “都是想帮李坤,但都知道李坤性子倔。直接给钱,他不会要。”赵峥说,他们兄弟十几个,张罗这个小店是有“私心”的,“我们在一起从来不聊这个店是好是坏,就是想把它好好维持下去。盈利了,能给李坤配个人工耳蜗。”   坐在一边的李坤听不到兄弟们的对话,但他有时候能看懂兄弟们在说什么,他说:“兄弟几个一起开的这个店,是情谊的凝结,而不是为了赚钱或者获得什么。”李坤说,他很感激这群兄弟,“这种事情更多的是记在心里。可能亲兄弟之间都做不到这些,而我们,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听到李坤说着感谢,赵峥他们都低头笑了。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