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觉得自己应该感恩 福原爱怀孕首露面 邮轮成家庭游新宠

淳安一男子翻山越岭260公里执着献血 6年献血75次杭州淳安汉子童三头今年50岁,日子过得并不宽裕,但很执着地每月去献血(血小板)一次。为了献血,他需要翻山越岭,倒4趟车,单程130公里才能赶到血站,献血一次,来回需要耗时13个小时……这是不是为了献血而走过的用时最长、距离最远的山路?又是什么样的原因支持着这个执着的汉子?翻山越岭260公里只为献一次血穿过杭州彩虹快速路隧道一路向西160公里可到淳安千岛湖镇,过千岛湖大桥,过界首乡、姜家镇可到汾口镇;继续往西几十公里可到中洲镇南庄村——翻过村后的大山就是安徽。童三头就是南庄村人,今年50岁,农民。他有一个习惯,每个月献血(血小板)一次。最近的一次献血是在一周前,我们记录了他的献血线路——这一天是星期日,童三头记得很清楚。因为只有周末他才可以带着8岁的女儿出门,周一到周五他不仅需要打短工,还需要在饭点前回家烧饭。清晨5点,童三头就起床了,稀饭冒香时他夹出了两块腐乳,然后去叫女儿彤彤起床。6点,童三头骑上电瓶车带着女儿从家里出发。山道弯弯,坑坑洼洼,一路颠簸。父女俩需要五十分钟才能到达淳安汾口镇——只有到这里才能买到长途汽车票。先买票,票价35元,然后一路小跑。童三头要赶在7点10分之前将女儿托付给镇上的亲戚,只有这样他才能赶上唯一一趟“汾口—新安江”的车。但这一天还是耽搁了,因为陪女儿去买了一支铅笔,他只能到千岛湖镇转车。几经折腾,他终于到了目的地——建德市中心血站。已经快中午了,他急匆匆坐下来,消毒、化验……一切指标正常后才是关键的机采血小板。这个过程需要60分钟。等他出来时,已经是下午1点——他早就错过了那趟(中午11点40分发车)一天一班的大巴。为什么他的献血需要一个多小时,而别人只要几分钟?他说自己多以捐献机采血小板为主。这和捐献全血不同。回去的路,就像来时的镜头倒带。等他在汾口镇接到女儿已是傍晚五点半,天色已黑,女儿的作业全部写完,还预习了3篇课文。如果算上从汾口镇回到南庄村的时间,这一趟献血,童三头用了将近13小时,总路程约260公里,前后倒车8次。6年献血75次多次获全国无偿献血奉献奖这或许是童三头献血经历中的一次特例。据不完全统计,6年多时间内,童三头累计献全血11次,机采血小板64次,多次获得全国无偿献血奉献奖,目前也是《浙江省无偿献血荣誉证》持有者。2010年,童三头和妻子都在绍兴某酒店工作,他是厨师,妻子是服务员。当年6月酒店组织大家献血,他第一次献了200毫升,之后就一直坚持,平均大概一月一次的频率。今年6月底童三头回到淳安老家,但回到了汾口中洲后,献血变得异常艰难,每月他都需要提前好几天计划:怎么交接手头的活,怎么安排女儿,带几瓶水带多少蛋炒饭。可能会有几个问题让人想不通:童三头为什么不选择就近的血站献血?每一趟都跑得那么辛苦,他为什么要坚持?钱报记者了解到,淳安经常会有献血车接受全血捐献,但如果是献血小板,捐献者就需要去建德中心血站。至于坚持献血的原因,童三头说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他的家人曾得到过其他献血者不小的帮助,他觉得自己应该感恩;第二,他觉得献血能强化自己身体的造血功能,坚持献血让他感觉身体比以前更好。“镇里村里的党员干部很照应我,遇到什么困难他们都主动给我解决。”他说,自己家里的情况不太好,如果不是干部们的关心,他也没法安心。“他们正在帮我办理老房重建,我也更应该力所能及帮助别人。”对此,淳安县中洲镇相关负责人说,帮助百姓解决困难是党员干部应当做的,“我们更为童三头的行为点赞。”相关的主题文章: